位置:演示站 > > 祖上是盗墓的 > 第875章 野鹿含花局

第875章 野鹿含花局

    胖子骂出声来了:“我操!就算是死也想要拉我们来垫背呢!好毒的心啊!似此怎么办啊?看看!这火势一下子的功夫可就大了起来!”

    可不是吗?只一会儿的功夫火势冲天了!而你们将想用适才的那种用外套包着湿泥的方法冲出去,可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计老是在做准备的,他是用一瓶水,还用杨柳枝,嘴里是念念有词的,他似乎在施咒呢,他所懂得的东西可真是不少啊!

    计老是一指,用杨柳把水是撒向了前面的火处,他大叫起来了:“等下只有极短暂的时间,你们必须是往前急冲!要是过这一段时间,火就会不能遏制了!抓紧时间!”

    可不是吗?真是太神奇了!他用杨柳的一泼,一指,那火是让开了一条大道的,这是让众人可以从这一条大道强冲出去。

    谁也不必再说话了,有你计老能有泼天的本领,令得火海让出一条道来,虽是一会儿的功夫,可足够了!快跑!

    每个人都是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致使他们虽有两条腿,并且是发挥出了平生最大的速度向前,终于是冲出了门口。

    只是最后的胖子,确实是因为他太肥了,速度慢,或许也是跑了太久,他是气喘吁吁的,真个累,所以他是落在后面了。

    而上方落下来的一根着火的横木就砸将下来了,胖子的反应还是很快的,一闪就闪过了砸将下来的横木。

    你胖子是没有被砸中,可是呢,你的去路被断了!就你一个人没有冲出去啊!看来就要葬身火海了!而且浓烟是弥漫着的,呛得人好不难受。

    胖子是紧捂着头的,他只见到有一个东西是扔了过来,扔中了他的头部。他循着扔东西过来的人一看,这是曹郁森扔过来的。

    曹郁森是过来了,他是要救胖子的,只是这里火很大呢,你曹郁森是用湿手帕捂着口鼻,就想过来,那是危险的。

    胖子倒是聪明,他是有一块烂布,他就用这一块烂布来捂住嘴,从而是不让毒烟进入体内。

    他是向着曹郁森挥挥手,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呼喊是没有多大的意义的,只有挥手之类的,才能让对方更好的听见,毕竟风声和火声都会掩盖过所有的一切,让人听不真切。

    曹郁森和钱哥二人快速来了,本来张秋池是要来的,可是被钱哥一拦,钱哥示意他更好,人多就怕出现了,顾得了那个顾不了另一个的情况。

    曹郁森和钱哥是分别奔向了胖子,要救下胖子呢。胖子同样也看见了,他虽说捂着鼻子,可还是迟了,吸进了不少的有毒特质。幸好这里并没有塑料什么之类的,因为这是古代的,全是木头,污染不如塑料等厉害,对人体的伤害相对来说没那么大。

    胖子是向着曹郁森等靠近,可谁又想到蚕人并没有死,那个蚕人却是伸手一拉,就紧紧地捉住了胖子的脚,本来胖子就是靠着一股意念支撑下去的,现在这么一捉,他就是栽倒于地了。

    火落下来,他的头发早就是烘没了,而胖子这一倒,是暂时地失去了知觉。

    曹郁森是几乎用飞跃的跳到了胖子的跟前,他是见到了蚕人的手紧紧地捉着,那蚕人临死之前,还想着拉垫背的。

    幸好蚕人的手被火所烧和烘干,那一只是干巴巴的,已经没有了先前的那样坚硬。

    曹郁森是用力地一拉拉开蚕人捉胖子的手,可他用双手去拉的时候,曹郁森的手是被灼伤了,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就算是自己重伤也得先把至交好友给救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钱哥到来了,钱哥就和他一起是把胖子给救下来了,钱哥先是探了探胖子的鼻息,说:“没事!人还活着,就是昏迷了!”曹郁森是放心一点,俩人便扶着胖子向着安全地带而去。

    同样的,张秋池、柳玉润都是用铲来铲着,从而是隔离,毕竟他们还得等着曹郁森救胖子出来,不然没等到他们出来,他们所在的这一边就着火了,先弄出一个隔离带来,从而是好支撑到曹郁森等的归来。

    他们终于是到了安全的地方,不由是长松了口气,当然那一边不管它怎么烧就怎么烧了,懒得理会那么多了。

    “哇!痛!”适才一心想救胖子,曹郁森被火灼伤的双手并没有感觉到疼痛,可在这一刻,他却感受到疼痛了,柳玉润却是快速地帮他包扎伤口了,毕竟受伤了,不包扎好怎么行?

    曹郁森还是最关心胖子的,他便问:“胖子怎么样?没事吧?他可好?”

    张秋池和钱哥是在查看了胖子说:“没事!昏迷一下!等下弄醒他就可以了!”

    计老看着他们,却是苦笑了一下,好嘛!经过艰难险阻的,现在又是到了一个全新的地方了,这里是有一个墓,非常的大的一个墓!看来又是要考风水了,好不容易是从蚕室中脱困而出,又到了考风水,真是一样接着一样,不让人消停。

    大家是看着这一个墓的,这一个墓可真是大啊!大得很呢,正是一个风水上佳好穴啊。

    计老是细细地观察了,便说:“很好!山前兴而短,山后瘦而长,中间如蛋形。穴前还有两块突出的尖石就像鹿头的角一样。群峰环绕,山抱其中。山为气,水为财是一个丁财两旺的富贵龙穴。要是再有花的话,那么就是野鹿含花了。”

    曹郁森等自然是弄不明白的,什么野鹿含花啊?他们是看着计老的,等着计老进一步的解说。

    计老便解说:“五元归位,定位向乾,野鹿含花的花一定要摆正在去位的,要不是摆这个位上的野鹿含花局不算是正宗的野鹿含花局,其效能会大减的!你们看!”

    计老一指,那野花,说:“对!那些野花正是摆在了合适的位置!便让野鹿含花局之势达到了最高!的确是好穴!”

    曹郁森一数那花,说:“一,二……九朵花啊!九五至尊之局吗?野鹿含花一下子含了九朵花!是不是九是最大了,已算是厉害了?”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