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演示站 > > 祖上是盗墓的 > 第738章 门不见了

第738章 门不见了

    人们是不能淡定了,因为要是单单曹郁森发出声音的话,可能没有什么,可是再加上了鬼定等的不淡定,那就是有让人觉得可怕之处了。

    邓思雨却是看着曹郁森的,显然她对这个一直瞧不起的人却是有了特殊的感觉,非常特殊!他能发出声来,或许危险真的会有!

    这一预感是不会有错的,这时,一阵很大的阴风是刮了起来!阴风阵阵,非常地大呢!

    这,这莫非就是说明了,危险真的来了!到底是什么危险来临呢?大家的心是悬着了。

    大家不由是环顾四周的,他们这是想要看看有什么危险?会不会是有人中邪呢?就如同审琦等的一样,中邪了,然后说入墓者死诸如此类的话。可是这一种情况并没有发现!很是平安!平静得让人觉得害怕!

    大家宁愿是风起云涌的,只要是有风吹草动了,他们就可以根据动静以制定相应的策略了。

    翻天镜是大叫出声了:“不好!大大的不好了!居然是……门不见了!刚刚那具尸体是有一扇门的!可是那一扇门怎么就不见了呢?好像是那一道墙本来就存在于这里的!并没有门的!怎么会这样啊?怪!真是太怪了!我们又怎么办啊?”

    是啊!那一道门居然是在大家的眼皮底下说不见就不见了,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鬼怪又有什么大的举动以害人了吗?

    真是这样的话,大家又该如何去应对呢?是不是要困在这里!

    金盛大叫了:“大家不要急!请大家不急!我们可以找找看!一定是可以找到出口的!不可能是无缘无故地就不见的!请大家一定要多些耐心啊!”

    是啊!除了这一点还能如何?其实金盛最为害怕的就是大家还没有能找到出口时,大家的心就乱了!那时又会如何呢?

    这时,大家是在找,寻找着出口,希望能从机关之中找出可以让大家脱困的出路来,可是找啊找的,都没有能找到呢!

    大家没有能找到让他们脱困的方法,一个两个全都是急了!是啊!怎么能不急啊?人都是怕死的,再困在这里,不说没吃的,单单是恐惧也能折磨死人!

    鬼定没有出声,他就知道大家的急,和无奈,可是他是没有一丝办法可言的。

    就在这时,翻天镜的声音:“大家快看啊!这里有字!这里有字啊!”似此,大家都凑过去了,他们这是要看看那是什么字!会不会是可以解救大家的!这是很重要的,自然是关心。

    可是他们一看,脸色全都刷地一下,全变了!为什么?不看还好,一看就是个个都是不能自己的!因为那上面写的太可怕了!

    “尸除下,门消失,以血以命开启新门!此为萨满诅咒!”就这么短短的内容,似乎都在指明了,你们不应该是把赵效的尸体给除下来,正是因为你们一除下了赵效的尸体,才会令得原本大家可以前行向前的门消失不见了。

    而接下来,想要让新的门开启,让大家都能继续前进的话,那么就得以血和以命来开启才行!这话中之意,不是说要杀人取血吗?只有人死了,以谢罪了,才能破解得了萨满的诅咒!

    是啊!萨满的诅咒!那可真是厉害啊!让人怎么能不怕?不惊?不惧?

    大家是你看着我的,我看着你的,他们真的是不能自己的,真是可恶的萨满诅咒啊!可是矛头很快地就转向了张叙和屠仁了,因为就是他们把赵效的尸体给放了下来,才会让大家陷入了危险之中,不然的话,大家又怎么会如此之危险呢?人们已经是气了!

    这不,不知是谁,当然那个人是躲在人群之中的,不敢自己站出来,他是在人群中发出声来:“不是张叙和屠仁二人的话,我们大家又怎么会置于危险的境地呢?他们应该负责!或许是如那字里所写的一样,我们大家就能安全了!”

    虽然没有明说该怎么做,不过大家只要是稍微地一想,都知道是该怎么做的好呢。

    一石激起千层浪啊!人性恶的一面,又在这一刻是体现得淋漓尽致了!

    人们是把目光都是落在了张叙师徒的身上,还有人说:“可不是吗?不能是以一人而害了大家啊!我们绝不能让他给害死了!”

    “就是!不能以一些人而令得我们被害死啊!绝对不可以!”“要不是他这么乱来,不顾全大局的话,又怎么会有今天的窘境?所以呢,他们是要负责的!”

    看看!这么多人是把一切的责任都推到了张叙和屠仁的身上了!杂牌军就是杂牌的,彼此之间,并没有能真正地拴成一股绳呢!

    在这个时候,金盛是不能再呆着了,他必须是要用自己的声望来解决这一切,不让大家窝里斗!窝里斗只能是死。

    所以金盛便说了:“大家不要再互相地指责了!这一种互相指责是最没有道理的一件事了!会破坏我们的团结!我是很相信这一点的,元成宗为的就是让我们互相猜忌,从而是让我们自相残杀,就算是我们没有自相残杀,可是因为我们彼此之间是心有忌惮了,那么一来,我们就无法是很好的互助了!将给我们此次是带来很大的危险,我们的伤亡也会更大的!”

    金盛是看着大家的,他是想让大家好好地想一想,便又说:“或许所谓的萨满诅咒并没有呢?就算是有,可能是历经千年那萨满的诅咒已经是效力大大地减弱了,或者是消失了很多呢?大家说是不是啊?”

    金盛就是想要通过这些话来劝止大家,让大家不要再猜忌同伴了,猜忌同伴,这是大忌!非常大的忌惮呢!

    金盛又把目光落到了鬼定的身上,虽然他与鬼定是有仇的,这一件事了之后,他是要与鬼定了却这一仇恨的,只是在如今的情况之下,必须是把一切的仇恨都给放下,不要让人心散了才可以。单单自己发话还不行,要是加上鬼定的话,可以说是事半功倍了。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