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演示站 > > 祖上是盗墓的 > 第639章 古代习俗戴柳

第639章 古代习俗戴柳

    原本还是微笑着的曹郁森猛然间神色一变!为什么!因为耳妖出动了!很显然耳妖这是想要猎取身体!进入人的身体,就像控制金慧才一样,再度找到它的寄居体。

    可是在它飞扑而上的时候,万万没想到的是它被曹郁森看见了!曹郁森的双眼是直视着它!

    只要是一揭穿,不说寄居在人的身体之上,能不能保住一条命,都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耳妖在这么一来,它是不敢再去猎取对象了,它是“嗖”的一下,就闪到了另一边去了,它是连动都不敢再动了,因为它是躲到了另一边,隐藏起来以不让人发现它。

    曹郁森却是一笑,曹郁森并没有说出耳妖来。耳妖则是在思考着的,或许耳妖在想,曹郁森为什么不揭穿呢?曹郁森到底想的是什么啊?按道理来说,曹郁森应该是揭穿才是的啊,可他为什么不揭穿?

    耳妖在思考着的是这一点,因为这一点对它来说是十分重要的,毕竟是事关生死的事情啊!

    猛然间,耳妖是想到了什么,他太兴奋了,不会是这个原因吧?耳妖一想到这个原因,它就太兴奋了!要是这个原因,那可是太好了!十足十的一件大好事呢!甭提在它的内心中是有多兴奋了。

    另一方面,柳玉润只觉得曹郁森不像是真的曹郁森,真的曹郁森好像不是这样聪明过头的,太精明了!怎么说呢?曹郁森不是不精明,而是他不会用这样的手段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利用朋友之间的友谊的事情,曹郁森是说什么也不会做的。

    曹郁森有时就像是阴,也会保留了几分的,而现在这个人却是让人感觉到了一股股可怕的气息!让人觉得害怕,这感觉非常地强烈。

    曹郁森一指前方,又在写字板上写了:“就快到了!就差几分钟的时间,我们就能到达我们的目的地了!请大家不用太过于担心了!”

    曹郁森一说完,便是向前了,他是游得并不快的,示意以等人。

    大家是举目远望,就望到了前方是有金光闪闪的,那里应该就是曹郁森想让大家所到达的地方了,那就是金门的藏宝阁吗?

    金盛或许是仗着自己艺高人胆大,他是什么也不怕的,就想一直向前,就算你曹郁森是想要害人,可我有本事在,你又怎么能害得了我呢?这可以说是有了实力自然就有了自信在。

    金光闪闪,却令得柳玉润的身体在颤抖着,而她感受到自己绑在身上的柳枝是断了。

    柳玉润是柳门的唯一传人,因为柳树的树枝是有辟邪的作用,所以人们就是戴柳以辟邪。北魏贾思勰《齐民要术》里说:“取柳枝著户上,百鬼不入家。”

    正是清明时节,人们戴柳是一种习惯,便被人给利用,进行起义。

    在唐末黄巢起义之前,人们是戴柳的,以纪念“教民稼穑”的农事祖师神农氏。

    可是在黄巢起义时规定“清明为期,戴柳为号”,因为在清明戴柳是一个习俗,很多人都戴柳,官府自然不会引起注意的,便以戴柳为号起义很是容易。当起义失败了,而且黄巢又是一个大大的屠夫,于是人们便不再戴柳,因为不想再有黄巢这样的屠夫出现,也不想被官府给盯上,戴柳的习惯被淘汰了,插柳的习惯却保存了下来。

    正是因为柳枝是有辟邪的作用,柳门一直已来都是习惯地在自己的身体上绑有柳枝,在去倒斗之时,可以避开鬼怪,从而保自己安全。

    而且有一点,要是鬼怪太厉害,或者是戴柳者的处境太危险的话,柳枝就会产生很大的变化呢。要么是柳枝断掉,要么就是柳枝的颜色改变,要是柳枝断掉的话,那就表明了是最大的危险!异常的凶险!

    作为柳门的人,因为一直已来都是与柳树为伴的,从小就开始把柳枝给绑在身上,以同古代的习俗戴柳一样。

    柳门的人所居住之地,必须是有柳树的,可谓是深识柳树的习性了,要是再削一根柳木的话,那就有困鬼的功能。

    柳枝可以抽打鬼,而柳木能困鬼,加上柳树又是人们纪念华夏之祖神农氏炎帝的,因此柳树不免就沾染上了炎帝的神力,鬼怪自然是怕的,其辟邪能力就是杠杠的。

    可现在呢?绑在柳玉润身上的柳枝断了!柳枝一断,从而是告诉了柳玉润,危险!那里面真的是太危险了!可得小心啊!要是进入的话,大家说不定全都得玩完呢!

    柳玉润的表情是十分丰富的,又可以说是很难看的!不行!这实在是太危险了!不能再这么下去啊!再进入到里面可是危险至极的!

    张秋池就在柳玉润的身边,对于柳玉润的脸色大变,他是看在眼里的,他当然是很清楚,怎么一回事,柳玉润脸色一变,那就表明了前面确实危险!

    曹郁森又怎么会把他们引入到危险之中呢?难不成这是要害大伙吗?曹郁森又怎么可以这么做呢?他不能害自己人啊。

    不管是什么情况,大家都不能再过去了,再过去,真的是会死人的!

    柳玉润是一拦,她是在写字板上写了字:“太危险了!大家不要再过去了!”

    大家一看,他们当然是知道了柳玉润的意思,而且明白柳玉润绝对不是无的放矢的,是意有所指的。

    前面有危险?大家一远望,还别说,心里一个咯噔的,在他们的心中,他们就认可了柳玉润的说法,前面不但是有危险,而且危险还挺大的!

    只是他们去与不去,这些不是你柳玉润所说的,而是金盛的态度来决定呢。所以才会把目光落到了金盛的身上。

    曹郁森似乎是明白了他们在吵闹的原因,是啊,他们是不想再去。

    曹郁森刚要写,他的眼睛一瞄,他瞄到了耳妖起来了!耳妖又来了!这个耳妖并不像刚才那样躲避着,它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所以它才会有所行动呢。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