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演示站 > > 祖上是盗墓的 > 第489章 任家将会有危险

第489章 任家将会有危险

    钱哥是真情流露的,他一直是压抑在心里太久,太久了,都觉得有愧在心,在这一刻,他是可以完全地释放出来了,所以钱哥是大哭特哭的,主不算是别人怎么拉着他,他也不能把心中的痛苦是减弱半分呢!

    众人是一再地规劝着的,就连曹郁森等也上前来劝告一番了,这才让钱哥是收住了哭声。

    战友情是世上最为牢固的情之一,在任风真情流露之时,没有一人会说钱哥的不是,相反却是说任风真是好,顾念感情,任风是交了一个好朋友呢!

    有人说了:“看看!这才是好兄弟!好朋友!就是可惜了阿风,他的老婆啊,还比不上他的这些战友和朋友!真是令人失望至极啊!”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到任风的妻子是急急地赶来了,她是一脸的惊恐,似乎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她才急急地赶来一样。

    任风妻子是一下就跪到了任风的灵前,哭着:“老公啊,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嫁给你了,就是任家的人,我怎么能不回你的老家呢?全是我的错了!呜呜!”

    这么一听,就是有人立即说了:“我看一定是这个歹毒的女人被任风的英魂回来找她算账了,所以她就就是不得不回来主持葬礼,以安死去的英灵了!”

    此话一出,还是有很多赞成的人,他们都认为,以任风妻子的情况,不是遇到什么要紧的事,她是绝对不会回来的,就连任风的丧事要在老家办,还是千求万求的,她都不肯回来,都是嫌老家太偏僻了,穷地方,她金凤凰又岂可以落脚?

    只是在中国人的看法中,不管你女的出身多么高贵,可是只要你嫁给我了,那么我的老家,就形同你的老家,你不爱来,你也得来,尤其是在有大事的时候。正是任风妻子的作为,伤害了众人的顽固观点,所以众人对任风的妻子有意见,意见大是很正常的。

    可现在呢?她自己来了,没有什么让她害怕的事发生,这是说什么都没有人信的。

    这不,不用吩咐,任风的妻子就是立即披麻戴孝了,乖巧得很。

    其实任风的妻子是长得一点也不好看的,甚至于可以说是长得丑的,可是没办法,她是高干子女,从小就娇气的,对于农村之类的地方,她是不想来的。她自嫁给任风这么多年,还是第二次回来,她是连靠近棺材都不敢靠近,因为她是生怕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呢。

    连任风的儿子当初都是叔伯求了很久任风的妻子是很勉强的批准求来的,毕竟办的一个葬礼,任风的妻儿没有一个在,这是怎么也说不过去的。

    可任风妻子还说了,要快点完结,把她的孩子给送回来!看看!是多么地绝情!身为人子,为父亲送最后一程,本是天经地义的!可是任风妻子却是想要强行地剥夺!她的内心中是多么地无所谓了。

    有人就问了跟来的人,这才明白,原来是闹鬼了,她才不得不回来啊!于是人们纷纷说,闹得好!这鬼闹得实在是太好!太好了!

    看得出人们是一副解气的模样,由此可知,很多人对任风妻子也是十分不满的。

    仪式是继续地进行着,在招魂之时,曹郁森见到了远方的高处各有几个人是手持招魂幡的,他们是在用力地摇动着招魂幡的,像是一路直线向上的。按顺序是摇动着的,直到任风屋顶上的人摇动了招魂幡,那就表明了,任风的魂魄是接到了家中,法事随之也开始了。

    任奔却是惊讶了,因为他见到了八公的儿子任达和任达的两个儿子任波、任维都来了,很奇怪啊!因为身家不同了,任达不一定会到来的,毕竟身份不同。

    看着任达是皱眉不展的模样,就知道是有什么事情正困扰着他,令得他是无可奈何的,此次说是来拜祭,其实自己是有更重要的事要来做才是真。

    张秋池的目光是一直落在了任达的身上,他见到了任达的脸上是乌云密布的,可知他一定是有什么不幸的事发生了,他的内心是十分痛苦和难受的。

    张秋池知道这一定有大的文章可做,他首先想到的是蟾蜍侵月穴出问题了?要是蟾蜍侵月穴出了问题,可就大难了!那将是对整个村子的一个天大的劫难啊!

    要是其它地方的话,大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这个地方不行啊!因为这是任风的老家!

    任风是为大家而死的,说什么也不能在见到任风的老家,任风的亲人是要受到威胁了,而不伸手相助。

    只是一有点,张秋池是怎么也想不通,按说蟾蜍侵月穴,要是有变化的话,早就开始了变化,可是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十几、二十年了,变化才开始,这真是让人觉得奇怪极了!

    是什么事情让一切都变化了?这一变化就极其危险!当初任达的一家人是冒着生死,才可以搏成功了,没有失败,不然他们何来今天的宝贵呢?早就是死翘翘了,不止他们死翘翘,就连他们这一村的村民都得死!

    一般来说,风水地师遇到蟾蜍侵月穴,他是不能点的,也不能说出来的,要是可以的话,能毁掉就毁掉,就算是不毁掉也不能给点别人!

    毕竟这个穴是大凶穴!实在是太危险!太危险了!不能点出来造成祸害!

    张秋池的脸色是一变再变的,大家见到张秋池的模样,就明白了,张秋池一定是想到了什么东西,不然不会有这样的变化。

    张秋池叹了口气,低声地说:“我们有可能将会遇到危险!而且不是一般的危险!而是十分十分地危险!只是任风的家人有危险,我们能袖手旁观吗?不说是同伴的家人,单单就说这一村子的人可能会死于非命!我就觉得我们不能是不做些什么!”

    张秋池的声音虽小声,可是话语却是抛地有声的,胖子拍胸口了,至于钱哥一直对任风的死有内疚之情,如今有机会能弥补了,他当然是不会错过的,说什么也要支持。面具人也是表示可以的,一定全力相助。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