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演示站 > > 祖上是盗墓的 > 第429章 海底石像是徐偃王

第429章 海底石像是徐偃王

    袁承祖回答胖子:“是的!据《越绝书》记载,‘木客大冢者,勾践父允常冢也’。而印山以前的名字就是木客山,而且与史籍所记离城的距离一样,同样也是伐木烧炭者所聚集的地方,与史籍记载的一切全部符合!印山大墓被评为1998年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不仅被誉为‘江南第一大墓’,而且被人们以‘北有秦陵,南有印山’的评价与西安的秦始皇兵马俑相提并论。可知印山越王陵墓是有多重要了!”

    张秋池说:“问题来了!就算是印山越王陵是假的,里面并没有越王的遗体,防腐也做得这么好,为了能蒙骗世人,做得未免也太逼真了吧!”

    众人又做出了一个谁懂的态势,是啊!这一点,谁又懂得是怎么一回事呢?

    袁承祖又是转到了一个最为关键的,并且是定住了,大家能看到那块砖上面的文字,当然不懂的,袁承祖可以解说。

    “徐偃王!徐国!”足足有三块之多的,这就奇了!徐偃王和越王允常可不是一个时代的!

    徐偃王是周穆王时期的,他是以仁义来治国,他与周天子,也就是周穆王分庭抗礼,周穆王本来是西征的,在天山与西王母欢宴,一听说徐偃王东进,他立即是乘着八骏马让嬴造父驾御着赶回来,并且是借用了楚师一举击败了徐偃王。

    造父就是凭借着此功,他被周王封到了赵城,他就是战国七雄——赵国的先祖,而他的侄孙嬴非子随后被封到了秦,是为秦国的祖先。

    说来也是好笑,徐偃王和嬴造父同是伯益之后,同是姓嬴,可是他败就败在了嬴造父驾车助周穆王回来平叛。而到了战国,本是同根生的秦赵最后是相煎何太急,成为不共天地的仇敌了!

    一说周穆王就击杀了徐偃王,斩杀徐偃王于彭城,二说,徐偃王弃国而逃,隐于隐学山。三说徐国败后,徐偃王曾经率领部分徐国人经海路南下,到达浙江宁波一带。所以今天浙江的徐姓在当地是望族。徐偃王终被追杀,怀抱美玉投海而死。

    徐偃王和越王允常相差了差不多五百年的时间,二者又怎么会联系在一起呢?

    而且一个是徐国一个是越国,二者之间还是相隔有一定距离的,直到越王勾践灭吴和北上淮北争霸时,才把原徐国之地纳入了自己的统治范围。越王勾践在灭吴之后还美其名曰一是为自己复仇二嘛为徐国报灭国之恨!

    只因越国是夏王朝之后,而徐国的祖先嘛,是最为忠心辅夏的卿,也就是夏朝的重臣。

    说真的,众人是真想不通,为何越的建筑之中会有提到徐偃王呢?其中又有什么关联?

    袁承祖一指,说:“你们看!这是我们所见到的路旁有一尊已经是损坏了,只剩下一半的像!石像被珊瑚和海草等所掩盖,又因为有海砂,要不是仔细地看的话,还真发现不了!幸得眼尖!”

    曹郁森一看映像,可不是吗?这个石像真是有人的下半身的形状呢!直到再一转,转到底座上所刻着的鸟篆,经袁承祖解读,那鸟篆写的就是徐偃王三个字!

    袁承祖一副很是无奈地样子,说:“只是可惜了,因为年代的久远,或许地震啊,台风啊,诸如其类的影响之下,那石像是被震坏了,只剩下了不到一半,那下半体还连在海底之下,要不是有底座上所刻的文字,我还真不懂是徐偃王呢!越王允常为何会立徐偃王的像于道路之旁呢?这么做又有何意义?”

    胖子是摊手,意思是你问我,我问谁去啊?天晓得越王允常为何会在自己的建筑之中,还立了一个徐偃王?难不成,他是崇拜徐偃王的以仁义来治国才立了徐偃王的像吗?

    袁承祖看碰上众人,都没有出声,是啊!你让他们怎么出声啊?谁都不知道这些,出声又有什么用呢?

    张秋池问了:“那么你们可发现了龟窟的去处了吗?还有这座小岛不会真是存在了两千多年了吧?这是越国时所造的!”

    张秋池有些不能相信,人造小岛,还存在了两千多年,真是公之于世的话,那会造成多大的影响啊!在两千多年前的古人就有了在海洋上造小岛的能力了,听起来多不可思议啊?

    倒是曹郁森提出了,或许这个小岛并不是越国所造的,有可能是后来者造的,比如说明末的魑魅妖姒氏兄弟造的。

    要知道姒氏兄弟,同是大禹之后,同样,他们也能说成是越国之后啊!当初夏启封庶子到会稽为的就是替大禹守陵啊!数千年来,这一支受封的大禹子孙一直是守着祖先的陵墓。

    知道了越国隐秘的,越国的后人,从而是建造了这一小岛并不出奇!

    众人听到了曹郁森提出的意见是在点头呢,因为他们觉得曹郁森说得还真是有几分道理呢。其实小岛是越国所造,还是姒氏兄弟所造都没这么重要,龟窟所在才是最为重要,里面是谁的葬身所在才是最重要!

    不过回过头来一想,本来以为下面就是越王允常之墓了,没想到现在又冒出了一个徐偃王来,这等于是让大家原先的猜测又蒙上了一层阴霾了。

    不过能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徐偃王是东夷的盟主,徐国的势力范围还达不到此处,远不如越国的势力范围能波及到此更能说服人心。

    可当这个石像还投影出来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棱皮龟、象龟像是着了魔似的,它们是发出了悲啼,眼中还流出了泪来了。

    一只棱皮龟和一只象龟几时出现了,谁也不知道,只见到它们的眼神是充满了悲伤,可是却又是如此之决绝!

    而这一切的改变,只因为他们看到了那一石像,不知道这个石像给他们是带来了多大的冲击力,以使它们才会有这样的举动来。

    钱哥说:“怪了!这些龟怎么是一直盯着看的!他们对这残缺的石像好像是特别有感情似的!又像是它们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样的!”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