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演示站 > > 祖上是盗墓的 > 第378章 相信卜卦之术

第378章 相信卜卦之术

    姜会涛的命令一下达,立即是有人照办了。就在小艇刚刚是放下去的时候,一柱冲天的水柱从水底下喷了出来,那小艇立即是翻船了,这么一来的话,就得先救人。

    冲天的水柱,令得小艇翻船了,在这样的情况有眼尖的人看到了,大呼出声:“那,那好像是一个……一个大鱼!”

    大鱼!大鱼怎么可能把一艘巨大的护卫舰给驮动起来,并且是向前行啊?要知道护卫舰是最少要五百吨以上的,十分重!就算是下面有两只鱼,那它的力量未免也太强大了吧?

    就算是有不止一个人看见了,可他们还是不相信眼中所见的,底下真有这么大的两只鱼,把他们的护卫舰给驮动了?

    两道水柱从底下吐了出来之后,便是再也没有了踪影,或许是水柱喷完,底下的东西也是消停了。而护卫舰是不动了,难道是底下的两个东西不见了?

    小艇上的人是救了回来,小艇也是同样地挂好了,又放了另外的一艘小艇下去查看了,另外的一艘护卫舰是过来了,这是要护卫姜会涛所在的这一艘呢!

    等到下面的人查看完毕了,就回来报告说,下面没有发现!就像是刚才的两只大鱼是说走就走了,庞然大物说走就走,却能走得如此之快!

    而它们为什么却要过来驮护卫舰呢?用意何在啊?或许并不是用意,可能是无聊的动物正好是见到这一艘护卫舰来便是开了一个玩笑吧。

    想必问题的关键并不在这里吧!船上的一个水兵忽然间就发疯了,还有曹郁森和面具人所见到的悬浮在水面上的石棺,相信都不会是巧合的,其中一定是有什么情况的。

    姜会涛又是通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另一艘护卫舰同样是仪器都失灵了。这样一来的话,两艘护卫舰的仪器是失灵了,虽然可以说是暂时地失灵,可这暂时的失灵会失灵到几时呢?

    两艘护卫舰的前方是出现了雾,非常浓厚的雾,这雾是弥漫开来,只要雾过来就会伸手不见五指了。在浓雾之下,仪器就算是正常,还不愿意是航行,何况现在仪器失灵呢?自然船只只能是靠拢在一起,以不变应万变了。

    更为重要的是舰上的士兵们信心会动摇的,他们会认为这里有鬼,他们会以对前途失去信心,那样一来,就难以驾驭他们了。幸好所带来的都是精锐要是普通的士兵,说不定现在都有信心动摇的情况出现了,只是再拖下去的话,就难以保证会不会出现动摇军心的事了。

    有人发表了看法:“我们遇到这么多的怪事,是不是我们已经接近了龟窟,所以才引起了如此之多的变故啊?”

    此话是让人点头了,因为他们也认为忽然间出现了这么多的事情,忽然之间这么邪门,与龟窟有关,这是最好的解释了。要是都与龟窟无关,而是闯入了另一个邪门的地方所在,那就是太冤枉了。

    姜会涛笑了,说:“不知你们相不相信算命,卜卦之术啊?反正我是相信的!在我们先人当初北伐之时,来到罗浮山的道观拜神,抽得一签,道长解释:‘胜不离川,败不离湾!’他当时不在意,可没想到在抗倭胜利之后,他离川了,却遭遇了大败,最后只能是退往宝岛,苦心经营宝岛了。正是因为这一件事,所以我们对卜卦还是相信的,毕竟卜卦之术存在了千年,存在即是道理嘛!”

    曹郁森看着姜会涛,便说:“你一定是知道了什么方法了?不然你是不会如此之镇定的!”

    众人一听,自是来兴趣了,便是看着姜会涛,等待着姜会涛的回答。

    姜会涛笑了,他要的就是这一点,没有人抬举一下,他说出的话又怎么显得本事出来呢?所以说,曹郁森的这一抬举就是他想要的。

    姜会涛说:“是的!我们算过一卦了,说我们此次定能得偿所愿!只是有一点,我们将会经历很大的风险!不过想想也是啊!太容易就得到的东西,它又珍贵到哪里呢?所以我对此次的探险是很有信心的!”

    姜会涛说这一番话的用意无非是激励士气,让大家不要在困难面前吓倒,可他却不知道曹郁森和张秋池等是绝对不会后退的,就算是再大的困难也不会退。

    这是他们从曹郁森诸人脸上能看出来的,同时也惊讶,这些年轻人怎么会如此之坚定?

    曹郁森又是一点头,说:“姜叔叔说得对!不过我想问一下,要是有人偷偷地驾驶着渔船之类的进入到海域,并且是呆了很久,这个是可能吗?”

    舰长一听,他回答得很快:“不可能!我们是密集的巡逻的,只要是一发现有异常的话,我们就能立即是跟踪,要么是劝退,要么就是拘捕!怎么可能是逃得过我们的眼睛呢?躲得过我们的眼睛,也逃不过电子眼啊!”

    其他的人立即是附和了:“是啊!舰长说得一点也没有错!”曹郁森回答得很快:“是!说的一点也不错!我只是随便问问!”

    当然袁承祖看着曹郁森的目光是不同的,他绝对不会认为曹郁森只是随便问问的,曹郁森这么一问,是有深意的。

    是有深意!曹郁森心里在想:“父亲他们到底是怎么来到龟窟的?还是他们根本就没有来到龟窟啊?他们只是在海边上拍了照而已呢?可是那悬浮着的岛又是怎么一回事呢?他们是如何避过现代化的岛军的?难不成是没有真正的到达龟窟附近,只是凭借着想像画出来的?”

    曹郁森一想,立即推翻了,凭借着想像画出这样的画,这是不可能的!那么又会是什么呢?

    曹郁森心中虽有疑问,他是不会藏着掖着的,该拿出来,还是要拿出来的,让大家一起参详参详,群策群力,说不定就能拿出好的方法来了。

    曹郁森便是把画给拿出来了,他的长辈的相片是不能拿出来的,以防别人是想歪了,那样对他可不利呢!这是留了一手。

    曹郁森的画一拿出来,便是摆在了台面之上,供众人好好地看看清楚呢,以看看能有没有好的见解。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