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演示站 > > 祖上是盗墓的 > 第238章 棺材所组成的桥

第238章 棺材所组成的桥

    曹郁森走了出来,任风等人不由是眼巴巴地看着曹郁森手中的彩盒,其实应该说是看着曹郁森手中的钥匙,那钥匙可是大家保命所在啊!怎么能不好好地保管呢?那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钱哥等则是护在了曹郁森的身边,一副有宝贝绝对不能让人给夺了去的架势,摆明是要好好地保护好曹郁森手中的东西。

    只是他们只顾互相盯着,却没有想到有一个黑影早就是守候得太久了!

    他“嗖”的一下,就冲了出来,并且是一把就从曹郁森的手上把彩盒给夺走了!

    “三狗!”人们的呼声!三狗真是阴云不散啊!不知几时他就会出来!

    全身黑乎乎的三狗!他全身怎么会这么黑呢?好像是掉进了墨汁池里一样,把他全身都染成了黑色一般。

    人们一傻愣,那就给了三狗机会了!三狗得已快速地带着东西快速地逃走了!他逃跑的速度真是快得惊人啊!

    任风大叫着:“追啊!追上他!可不能让他给逃了!”此话是提醒了众人,是啊!怎么能让他给逃了!

    彩盒里不知是有什么能让他们脱难的好东西啊!自然是要冲上去!什么鬼啊,都不怕了!更何况三狗这个鬼一心想要害死他们,他们也理不会这么多了,你想害死我们,我们就得与你死战到底了,绝不能放过他。

    这一下,所有的人都是放开了脚奔跑起来了,一路向着三狗追去了,三狗同样是在快速地跑着,他并没有回过头来和众人战斗的意思。

    曹郁森他们是一路而追,由于你是在快速地奔跑之中的,所以你就不知道自己是跑到了哪里,对于路况就没有记得这么清晰了。

    这一个地方的时候,令得曹郁森他们惊讶了!因为这里是用棺材做成的桥梁!你想要过去,你就必须要踩着棺材过去才行!而这棺材结不结实,谁都不知道!

    就怕是你一脚踩到棺材上,棺材一松,你就掉到下面去,那可玩完了。

    这桥可真是让人无语,是铁链相联而起的,而在底下是用棺材铺在上面的,确实,走铁链与走在棺材上来比较,是棺材比较稳妥。

    只是呢?相对来说,心理压力就大得多了,因为你不知道这些棺材是好是坏,会不会你一脚踩下去就会陷进去,把你给弄到下面了。正是这一点,令得心里的负担是十分大的,重的。

    这还不算什么,就怕忽然地从棺材里跳出些什么东西来,比如说鬼啊,僵尸之类的,怎么能让人在上面是不害怕呢?

    而且谁敢踩在棺材上面啊?一踩,那个心啊,就是嘭咚地在跳着呢!

    再看下面,高不可攀!像是一锅煮沸的水之类的,想必只要你摔下去,就是死定了!

    最为可恨的就是三狗是拿着彩盒站在弯曲的棺材之上,他笑对着诸人,一副得意的样子,手还高高地举着彩盒,似乎在说,彩盒在我的手中,你们要是拿不到彩盒的话,你们一个两个就无法逃离这里,你们就得全都死在这里!

    胖子气得直蹦,大骂:“这个超级大混蛋!他居然是把彩盒给拿在手里了!还跑到了这么危险的地方!真是可恶啊!”

    众人都是同一个观点,是啊!他未免也太可恶了!都是昔日的同伴,怎么能反水成这样!不由想到了墓穴前段时说族人,那族人是不是就是指石狗啊?居然跑到这么危险的地方,他们往下看,那下面的水还冒着黑泡。

    水蒸气在不断地往上冒着,或许低下有一个热源,能让这里的水变得沸腾,可以知晓,只要是人一掉下去,就死定了!

    偏偏在这样危险的环境之下,还用棺材来做成桥梁,这不是吓人吗?人只要是在上面一个不小心掉下去,那可真是挂掉了!

    人们不由是骂起了建设这个的主人,他做得实在是太过分了!怎么能这么做呢?

    只是不管你再怎么骂,已到了这个份上了,还能如何?必须过去了!

    彩盒是在曹郁森的手中丢的,曹郁森认为自己是负有很大的责任,不管怎么样,他都得付起这个责任,他要追上去,于是曹郁森便动身向着三狗冲了过去了!

    往往就是这样,你怕鬼的时候是被鬼追,可当你不怕鬼,想捉住鬼的时候,那就是你追鬼,鬼在前面逃命了。

    曹郁森是一手紧紧地抓着位于胸前的铁链,伸出一脚轻轻地点到了棺材盖上的,还别说,这棺材盖是挺结实的,完全能承受得住一个人的重量。

    曹郁森笑了,好了!棺材是可以上面随受得了人的,见到三狗能承受得了,那可不同呢!三狗是鬼,而你曹郁森是人啊!人和鬼那可是大大的不同呢!

    鬼可以漂在空中,鬼是没有重量的,就算是有,那也算是灵魂重量,微乎其微,人是有实体的,是有重量的,你让人在上面走,怎么能取得和鬼一样的情况呢?

    所以每个人都会害怕,都会无所适从,那也是正常的一件事。当然是想要有人先试试看,没有事,那就好了!也是最为稳妥的法子。

    曹郁森是站在了棺材之上,他长出了一口气,只是他的心还在跳着,他得提防着不知几时棺材里真的会伸出一只手来把他拉进里面。

    曹郁森又是伸脚踏到了前面的棺材盖上,没事!直到双脚并踏其上,还是没事,曹郁森不由是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是啊!他可是怕呢!只要没事就了!

    曹郁森能在前面走,并没有事,那么后面的人一见,他们也是松口气,虽说,他们也见到了曹郁森是那样的步伐维艰,可胖子和张秋池、钱哥是急忙跑过去的,他们也是没有事的,那还不能证明,这是不会有事吗?

    因此,其他人是快速地也上了棺材上面,踩着棺材前行了。有人露出了轻松之色,但是绝大多数是紧锁双眉的,走在棺材上,谁也不觉得好,虽有前面的人验证,总觉得会发生些什么。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