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演示站 > > 祖上是盗墓的 > 第207章 儿子和风水宝地不能让(第四更)

第207章 儿子和风水宝地不能让(第四更)

    打史尔看了曹郁森一眼,笑了,说:“这位小哥可不得了!让你给说对了!确实是有事情发生了!那就是王家一听说葬下主后人能出大官,而且他们也依着姒大师所说的一看过去,可不得了啊!这一块地真是像一顶乌纱帽啊!想想看啊,后人真出了一个大官,以后家族繁荣,还能在乡里称霸!人的这一辈子在自己没有了指望,那只能是寄望于后代了!”

    这一句话是让众人直点头的,中国人的思想就是这样,自己没有了指望,当然是希望后代更好,为了后代更好,他们会做得更多的。

    张秋池更是感叹,说:“像南方一些人更是发出这样的感叹,‘两不让原则,一不让儿子,二不让风水宝地!’因为儿子是家族、血脉传承的关键所在,更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肉,女儿可给人,儿子就绝对不行!至于风水宝地是家族兴旺的希望,是后人飞黄腾达的希望,故再穷再苦,风水宝地也不能让!”

    张秋池此话,说得众人又是一点头,是啊!在南方一些地方,这种思想是根深蒂固的!

    其实在以前中国就是这样,中国迷信风水,上自皇帝下自平民百姓无不如此,千年来,要想改变,那是很难的。

    故曹郁森有此一说:“所以王家人是不想让卖牛人葬在这里了,便与卖牛人的后代起了冲突,因此这一块地在两家人的互相争抢之下出了问题!不知我说的是与不是!”

    “哈哈!聪明!”打史尔不由笑了,说:“是的!小哥说得不错!卖牛人的家人和王家是为此把地的风水给破坏了,只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卖牛人也葬不下去,他们王家也葬不下去,最终这一块风水宝地就是因为人们的私欲之下,被破坏了!正是因此,他们两家都受到了惩罚,两家的状况非常惨!唉!惨啊!真惨!”

    打史尔说到这,便又说了:“对了!还有一件怪事!那就是在争地泄了风水之后,在树上有了很多白色的小虫,它们是爬满了树,把树都变成了白色。在当时是成为了一种奇观,人们都惊讶,为何风水被破会有如此之多的小虫呢?或许这些生物也是感应到风水破后所泄出的地气有利于它们,所以它们才会争先恐后地来到这块地的附近呢?”

    “哦!白色的小虫?”曹郁森只是随口一问,他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可打史尔像是怕曹郁森不相信他所说的一样,说:“是的!虽说现在这种白色的小虫没有这么多了,可是在这块地的四周树上还是有这种白色的小虫的!”

    曹郁森问:“还有这种小虫?”打史尔点头:“是的!还有!这种早是常见的!其实是三种小虫,分别是碧蛾蜡蝉,白蛾蜡蝉,堆蜡粉蚧。这三种虫子是害虫,专门是啃食树的,还有果实之类的。不少的树上都能见到三种虫子。”

    曹郁森忽然间想到了相片上的白色东西,像是一条直线的,便说:“这些小虫有时是不是能像直线之类的一路排上去啊?”

    打史尔回答:“是啊!也不一定是直线的,有时是曲线的,反正不一定是有规律的!”

    曹郁森心中有了计较,原本不重视,而现在他却是记在心里了,其实曹郁森应该为自己把这一切记在心里而庆幸,因为在未来将会是一个重大的发现。

    曹郁森的心中有疑问,当然是要问出来了:“和我们一起的杨叔,打史尔你应该认识吧?我见到他一说到乌纱帽宝地,他就是神情黯淡的,难不成与他有关吗?他那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我想是与他有关的吧?”

    打史尔不由叹了口气,说:“王家人就是老杨的祖先!”

    “什么!”所有人都大惊了,与卖牛人抢夺乌纱帽宝地的王家人是杨叔的祖先?可怎么看杨叔也不像是汉人啊。

    打史尔解释了:“因为王家人后来过得惨极了!不能再呆在那里了,他们便是离开了!离开之后,四处流浪,老杨的祖先就是流落到了我们村寨通过了走婚的形式住了下来,还是他妻子的家人帮他搭建了一间木屋,从此繁衍生息!只是老杨的祖先根子里还有儿子不跟老子姓,感到痛心罢!”

    这一下算是明白了,就算是走婚,还有外人的感染,还是不能阻止王家的后人对于祖先被迫离开家乡的事情释怀。

    想必老杨的祖先一定是对他的儿女一再地说过这样的情况了,也就是想要让他的血统都能知道,都能记住。

    听了打史尔所说的,老杨那一副悲伤的神情,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不过钱哥不管想到什么都会立即问出来:“听说你们族人中是不会在乎爸爸是谁的!只在乎母亲和舅舅。要是男人老了,没有力气干活了,有可能会被女人扫地出门!可是杨叔还能记得?”

    打史尔便说了:“其实杨叔这一支是不容于我们村寨的,因为在以前发生过一件大事!那就是杨叔的先祖偷回了自己的儿子!我们有三种婚姻方式,一是暗访,二是明访,三是共居!所谓外人所熟知的就是爬上花楼共度良宵,这就是暗访。明访嘛,就可以在女方家人都在的情况下可以到女方的家中。第三就是共同居住在一起了。”

    打史尔又特意地看了看他们,说:“在我们族人的眼中是没有什么一个情侣的,今天跟你,明天我就能跟别人!爸爸是谁,这是无所谓的,只要知道妈妈是谁,舅舅是谁!就算是怀的是谁的孩子,弄不清楚了,只能是划一个范围,让孩子知道以后这一个范围的人是不能作为情侣,以防*,那就可以了!没有先来后到的说法,就像是皇帝翻牌一样,只要女人翻中你的牌,今天就和你在一起,明天翻到他的牌就和他在一起!”

    钱哥等听后是在不断地摇头了,毕竟大家的文化不同,这一点是他们所不能接受的。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