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演示站 > > 祖上是盗墓的 > 第204章 虫子钻进人体(端午节加更,第一更)

第204章 虫子钻进人体(端午节加更,第一更)

    而那个人是被吓得傻了,正是他的被吓傻就给了虫子很大的机会了,虫子一直往里钻,只一会儿的功夫,就只剩下尾巴还留在外面罢了。

    须臾,虫子就彻底地钻进去了,只见到他的脸里有东西在拱起的,在里面蠕动着。

    如今他再拍也无济于事了,没多久,他就大叫着:“疼!疼死我了!好痛苦啊!谁来救救我!救救我!”

    车上有一个消防瓶,曹郁森是二话不说就拿起消防瓶对着司机在喷了,此时的司机身上还在不断地往外出着这种奇怪的虫子!

    小赵出手了,想制住老人,可没想到老人的反应是这么快,他一闪就过,随后随手一洒,“啊!我的眼睛!”小赵是失声大叫着,他双手捂着眼睛,想要揉眼睛,因为有东西塞着眼睛,很是难受,不过让他觉得最可怕的就是他看不见了。

    “不要揉眼睛!”张秋池大声地提醒!他看出了老人所撒出的是药粉,就怕在不断地揉眼睛之中,令得药粉是深入眼睛之中,那时就会致盲了。

    老人就是乘这个机会,他是一溜就溜了出去,他想要逃出去,只要逃出去不让人攻击,那么他就好施展出手段了。

    只是他低估了某人的力量!对!这个某人就是胖子!胖子早就看不惯老人了,以前说打老人嘛,是不好的!可现在知道你老人是大坏蛋!你是存心要害死人的,还不教训你,又如何对得起胖子的一双手拳了。

    胖子是一个飞踹过来!好个老人!他的速度很快,可知在年轻的时候,他的身手是不错的!

    只是他没有料到,胖子是背包已拿在手中,用力地一挥打过去,一把正好是打在了老人的头上,“啊哟喂”的一声,老人是被打倒在地了。

    胖子随之骑了上去,迎面就是一拳,这一拳就定了江山,把老人给打昏过去了。

    “哼!我看你还嚣张!看我不制服你!”胖子一副得意的样子,钱哥本来还想出手的时候,可是却来不及了,他看到了胖子得手了,也就没有出手必要了,只是向胖子竖起了大拇指。

    胖子是立即从司机的身上搜出了解药,因为小瓶子上写用防撒眼粉解药。他是一把就扔给了小赵,小赵吃下,还得去找清水,洗干净。

    只是司机的样子十分难看了,他的嘴里还在不断地往外吐着虫子!这些虫子是极具威胁的,从刚才那个乘客被虫子给钻进身里就能看出了。

    “怎么办啊!快跑啊!”人们是乱作一团了,只是他们不敢去到车门处,毕竟有司机,有虫子,他们害怕虫子会钻入他们的体内呢。

    有人是用消防锤把窗玻璃给敲碎了,这样一来,就好是一起逃跑了。

    “啪”的一声,钱哥用脚一踩,就把虫子给踩死了,可是他发觉了,司机的身体里到底是藏有多少只虫子啊!

    虫子太多了,你能踩死一个,可是有百个,千个,你又怎么能一一踩死它们啊?就怕这些虫子还能有同伙,能呼唤更多,还有老人和司机是相识的,在车上还藏有很多这种虫子那也是麻烦事一桩。

    倒是张秋池知道,他跑到了老人那里,手中是摇起了铃铛,只是他并不知道怎么用,只能是先试试了。

    这一试可不得了,只见到司机以及被虫子钻进体内的乘客二人的皮肤像有东西在快速地奔跑一样,二人是竭力地大叫着。

    司机疼得更加地厉害,最终司机昏了过去,不知是昏了,还是死了,反正他是一动也不能动的,有些虫子是破体而出了。

    那些虫子是跟着过来了,张秋池眼中一喜,虽说,他不清楚如何控制,只知道皮毛,可如今误打误撞之下,还是成功了的牵制了不少的虫子,这就是好事一桩。

    “让开!”张秋池是还在不断地摇着铃铛,很显然他是要把虫子给引开,不让虫子再呆在中巴上,他是奔往悬崖啊。

    张秋池一路引着到了悬崖,然后他把铃铛用力地一摇,见到了虫子是跟来,全都在了悬崖边上,然后他把铃铛掷了出去,虫子很是听指挥的全都跟着一起下到了悬崖。

    这一件事做后,张秋池是长出了一口气,好了!终于是躲过了一劫了!

    此时的众人都是惊得一句话也不敢说的,他们也是害怕,看来要步行了,就算是车子没有问题,他们之中也有人会开车,可是开在这样危险的山路之上,没有一个人是有把握的,一不小心,那会造成车毁人亡啊。

    钱哥说:“大家不要害怕!由我来开车!我会把大家送到目的地!请大家放心好了!我是当了十年的汽车兵!”

    十年的汽车兵,这一句就是给了大家足够大的信心!他的车技再不能信任的话,还能信任谁啊?是不?

    于是乘客们纷纷地上车了,他们就是想要第一时间回到家里,刚才所发生的一幕是让他们不想再经历了。

    胖子搓着手看着老人,他现在对老人是有了仇恨,说:“你这个老而不尊的家伙!”他用水一泼把老人给泼醒了。

    老人一听就明白了,说:“哈哈!我的目的达到了!拖住了你们!你们一定会空手而归的!”

    他一说完就是一咬,显然他的嘴里藏有东西,他随之是鲜血流了出来,他头一歪就死了。

    胖子刚要伸手去探下他的鼻息,张秋池立即就阻止了他,说:“不行!不能探!要是他身上有什么毒物,比如说刚死的时候,谁碰他,谁死!那就危险了!”

    “呵呵”胖子一听,苦笑了一下,他悬在半空中的手是停了下来,说真的,还真不敢再去探鼻息了。

    曹郁森心里在想着:“看来是有另一方势力抢在了我们的前头!不知牛皮纸是不是让他们给抢先得到了!要是让他们抢先得到的话,我们这一行是不是要扑空了?要到龟窟,就会增添了很多的变数和麻烦了。真如此的话,就不好了。这一方势力是不是邓思雨的?只要是邓思雨的那么一切都能解释得通了。”

    曹郁森有一番是时不我待的感觉,真是无奈啊!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