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演示站 > > 祖上是盗墓的 > 第184章 盗墓的规矩

第184章 盗墓的规矩

    曹郁森和张秋池是面面相觑的,这一手确实厉害,只是胖子还没有回答张秋池的提问,古墓下有什么,胖子这一下是回答了:“底下的古墓听说有殄文阵!至于墓主人的身份并不知晓!但是能知晓的是先秦以前甚至更久远的古墓。”

    张秋池一听,他是倒吸了一口冷气的!

    殄文阵!居然是殄文阵!那是葬送了自己叔叔的殄文阵!碰者死!必死!

    要是殄文阵的话,张秋池还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的,他只能是徒唤奈何!那次殄文阵对他所造成的影响是十分巨大的!

    张秋池便叹气了,说:“要真是这样的话,我们还真的不能去碰烽火村下面的古墓!这不是我们所能对付得了的!恶鬼也是这么告诫我们的!他说得对!”

    胖子又说了:“殄文听说在历朝历代像我们熟知汉字一样的人很少能超过个位数,也就是说能熟知殄文的人数不会超过十个人!要是能超过十个人熟知殄文的是非常少见的!水族的殄文可是与我们有很大的区别,当初水族的祖先陆铎公学习殄文,虽然他并没有学会,然后他回到水族之后,便创出了殄文!”

    胖子喝了口水,再说:“殄文在我们一些道士,做法事的人也见有,尤其是引魂术,他们所写的字就是殄文的文字,你想想看,只这么百来字的殄文就能把魂给引回来,或召来,可知这殄文是有多厉害!”

    “据说在唐朝之时,“碹术”在贵族之中很是盛行。茅山教的高人结合殄文发明的以玉碹为载体的“引魂法”,在中国农村,常有小孩子容易丢魂这么一说,有些孩子在没经历任何打击的情况下,忽然失去知觉人事不省,但脉搏、呼吸都正常,此时家里人便会认为孩子丢了魂,一般情况下请个巫婆神汉招魂即可治愈。”

    “但有些孩子例如达官贵人的后嗣,由于体弱,经常性的丢魂,所以大人便给孩子佩戴琢有殄文的玉碹,以杜绝丢魂现象发生。平常百姓可是戴不起这个东西。在众阁教传世秘籍《众阁真言》与《茅山图志》中对此均有详细记载。”

    曹郁森虽说没有经历过殄文阵,可是见到他们殄文阵说得这么可怕,甚至是父辈更是说明了殄文阵的厉害所在。

    曹郁森当然是提了个醒的,这么多人都说了不得,他自然相信了。

    就连姒富和姒贵兄弟二人都是先走龟窟,然后才破了古墓之地,当然,据说龟葬之地去处的牛皮纸是从古墓里出来的,说不定兄弟二人未必破了古墓呢。

    难道是魑魅妖是可以无视古墓里的一切机关吗?不说古墓了,单是姒家古宅的一些东西,都让曹郁森是惊心的!险些丧命呢。

    真进入有殄文阵的古墓,曹郁森可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活命的。故现在胖子提出了先不计较那么多,先去龟葬之地,确实也是现在最好的方法了。

    曹郁森点头了,他同意了,如今首先是要去姑父那里,看看姑父怎么说,而且筹钱也是第一要务。

    众人一合计,便是一同前往了。闲话少说,众人人是到了郝洵那里,并且是让郝洵迎进了内室里去了。

    郝洵听了,显然他对曹郁森等人会去龟葬之地,一点也不惊讶的,对于要这么多钱,也是在他的意料之中的。

    郝洵便说:“不就是钱吗?一千万?小意思!你们就尽管是放一万个心好了!”

    曹郁森听到姑父这么一说,他的眼睛放金光了,“姑父难道是你独家赞助吗?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

    郝洵却笑了,说:“郁森啊,你可不要想抢姑父的棺材本啊!加上我可没有这么多钱给你呢!你不要打我的主意!我的意思是说,你得来的东西是有买主了!他愿意出四百万买下来!他还说和你是老朋友了,要见面呢!”

    曹郁森一听,不由是奇了,老朋友?那是谁啊?自己怎么会有这么有钱的老朋友呢?

    郝洵则不说了,说:“到时你见人不就知道了吗?不过你真与他们有关系?算了!你也大了,你也有自己的人际关系网了!”

    曹郁森便点头了,随之问:“姑父,你叫我来,说有事,难道就是这一件事吗?”

    郝洵说:“其实我是要向你说清楚的是一些规矩,这些规矩原本应该是你的父亲他们来说的,只是他们不在,那么就只能是由我来说了!”

    曹郁森一听,紧张了,便问:“姑父,莫非你知道父亲他们的下落吗?”

    郝洵笑了,他摇头,说:“说真的!我还真是不知道!知道了还不会告诉你吗?”

    这么一说,也是啊!如今郝洵是要说这一行的规矩,想想也是在为曹郁森着想呢!没有师傅领进门,不管是做什么都是很困难的,现在有师傅相带了,自然是好的。

    曹郁森便是洗耳恭听了,他会把郝洵所说的记在心里。

    郝洵说:“每行每业都会有个规矩的!当然盗墓行有规矩也是正常的!别看倒斗者是干着盗墓的勾当,可是他们也有许多的禁忌,也就是俗人所说的迷信!比别人还迷信!当然有一些是散盗,或是见利而起的,就没有这种禁忌了,一般来说这种人拜的是温韬。温韬是唐末五代后梁时的关中刺史,他是中国史上盗帝陵最多的人!更是一个把所盗得的东西,编造成册公天下的人!因此拜他为祖师爷的不少!更称其为盗魔,魔也就是无所畏惧,更无禁忌可言!”

    曹郁森和张秋池等在点头,这世上可能还存在温韬所留下的一派,只是这一派作事十分地乖张,不在乎报应,那样的人自是亡命之徒,没有什么事是不敢做的。所以最可怕的还是温韬这一支的徒子徒孙。

    像其他的成规模的,有规矩的盗墓者,他们对墓的破坏是不大的,可是没有禁忌的就是无知所以无畏,他们纯粹只是为了钱财,那么破坏力就是惊人的,可怕的!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