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演示站 > > 祖上是盗墓的 > 第二十八章 中枪不死速度惊人的怪物

第二十八章 中枪不死速度惊人的怪物

    曹郁森双眼瞪得大大地,糟糕!路面像是装了滑梯一样,在滑动着,这是要把人送往陷阱里去啊!原本要收杨倩倩出来就是很难很难了,再一滑,两人都得死。

    可是曹郁森能放手吗?不!绝不可能放手!人家一个女孩子正是因为信任自己,把命交给自己,怎么能放弃她?就算是死也不能放手!这与喜欢不喜欢无关,只与身为一个男人的责任,要对得起别人信任的动机相符。

    张秋池自然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曹郁森死,他一定要救曹郁森,他便是把钩索末端的吊坠向曹郁森抛了过来,大叫:“抓住!”

    曹郁森是看见了,他伸出一手还真好是缠住了,缠得倒挺紧的。张秋池则是快速地把钩索给吊到了突出的地方,他看了一眼钱哥,钱哥就知道怎么做了。

    这钩索自然是由钱哥和他的保镖们所看护着,只要不断,就能保住曹郁森的性命。

    而张秋池则是快速地抛出了钩索,他是飞跃而上了,他是要避过那滑动的地面,从而到曹郁森那里,把曹郁森和杨倩倩给救出来。

    只是这里的一举一动,都映在黑暗中的一双眼睛里,看得是一清二楚呢。

    张秋池一心只想救人,耳边听到了曹郁森的声音:“小心!它来了!”本能反应地一躲,正是这一躲,令得他躲过了杀身之祸!

    一道从黑影从身边掠过!他一细看,不由是吓出了一身冷汗!这不是那个剥皮的怪物,还会是谁啊?

    在黑暗之中,远看之下,他是一个人!钱哥等也是看见了,耿聪不由出声:“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在古墓之中!”

    那个怪人并不出声,他居然是在墓壁上巴粘着,没有掉下来,这不是人能办得到的。

    那个怪人没有出声,它似乎在蓄力,准备对张秋池或者是曹郁森发动下一轮的进攻。

    “砰!砰!”枪响了!钱哥是让他的保镖们立即开枪了,那个怪人的身形是十分敏捷的,枪是难以击中它的。

    连续开了好多枪,终于“砰”一枪正好命中目标!“呜啊!”像是撕裂东西的非常可怕的声响,直刺人耳朵!

    他,他居然没有死?有哪个人这么牛逼啊?中枪了还能不死?在墓穴中的这些怪物,真是不能用常理来理解。

    怪物是怒瞪着一枪击中他的保镖,他露出了獠牙!他身上的毛非常的长!血还在往地下滴着,这是人吗?人的身上怎么能长着这么多的毛!只是太暗了,人们看不清,当你一把手电筒向他照射过去的时候,他的速度之快让人咋舌的,一闪就不见了。

    “它走了!它终于是走了!太好了!”这一下,人们都松了口气,只有这个怪人离开了,安全系数就增加了,最好这个怪人在中了一枪之后,就死去,如此大家都能安全了。

    张秋池可不敢再怠慢了,得先把曹郁森给救出来才是上上之策呢,稍有迟疑的话,大家都得死在这里!

    张秋池是加快了速度,他从小就受过严格的训练,所以飞檐走壁之能看起来他也是会的。

    张秋池是抛出了另一个钩索,一把就缠住了杨倩倩的身子,他在用力地拉着,曹郁森自然要全力地协助着,只要把杨倩倩给提出来,那么一切就安全了。

    就在这时,一声惊呼:“呃啊!救我!”人们的目光都是寻声望过去,只见到那一位开枪击伤怪人的保镖被怪人给抓住了,不得不佩服那个怪人,他受伤了并且是在捉住了保镖的情况下,速度还能这么快。

    而且他的目标是曹郁森!不知为何他对曹郁森是很敌视的!他先前之所以攻击张秋池,就是想阻止张秋池以救曹郁森。

    抛出来了!怪人以全力抛出了保镖!这保镖目标直奔着曹郁森!他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一来杀死保镖报仇,二来也能置曹郁森于死地。

    “啊!”曹郁森刚刚把杨倩倩从死亡的陷阱中托出来,而他又处于不断地往外滑着的滑轮之上,他想躲开是躲不开的!只要被一起撞入到陷阱之中的话,那么曹郁森就死定了。

    “呃啊!”曹郁森是一声惊叫!他是在死亡的恐惧之下发出这样的声响的!就在这时,怪事发生了!从深处有一道强光射来了!

    这一道强光把所有的一切都照烁如同白昼一般,让人的眼睛无法睁得开。

    虽说这一道强光只有那么几秒的时间,可这几秒的时间就足够了!倒是那凄厉的惊叫声:“啊啊!啊~”这是那个怪人发出的,他不断地捶打着墓壁,发出了“嘭嘭”的声响。

    再一看,他是那么地害怕,一副惊恐至极的模样,像是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刺激了他,让他无法自己,让他完全地失控了,他跑得很快,生怕这个可怕的东西会捉住他一样,一眨眼的功夫,这个怪人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真是奇怪啊!这个志在复仇的怪人,怎么轻易地就放弃了复仇呢?而且是说走就走了?不合情理啊!而这一切都与刚才发出的强光有关,不知这强光是什么东西,又是什么原因引发出了这一道强光。

    “郁森!呜呜”直到杨倩倩的哭声,这才让人们回过神来了,是啊!曹郁森啊!曹郁森被怪人所扔出的保镖给击中了吗?他是不是还好啊?不过一听这哭声,你还能说很好吗?只能是让人产生了不祥的预感。

    “不好!”钱哥恨极了,大骂:“你们这些废物!要是曹郁森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们都得一起陪葬!”

    此话一出,就连远处的张秋池都惊讶了,他就知道钱哥此来是不同寻常的,可没想到,他是这么看重曹郁森的!钱哥是发自内心的,他对曹郁森的生死是十分在意的!因为他自己所说,曹郁森一死,他们得跟着一起陪葬!这就是原因!相对于他的保镖,死就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一点也不放在心上呢。

    张秋池举目望过去,他首先是见到了掉入陷阱的保镖被刺成了刺猬,死得不能再死了,而陷阱里还有另一副枯骨,可知是先前进入的人掉入陷阱而死的。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